我的奴仆是不举哒

唱见,CV,coser,epicwork美工。目前在搞游戏内摄影和法线贴图之类的xd

超棒的,虽然并不喜欢安娜但是。。


框框的世界:

啊。

对陆pi一生推的我非常喜欢夫人,也很赞同楼主的观点,说实话我是因为大皮才认识的陆夫人,但是夫人和皮一样,对游戏的热忱和专业,非常值得尊敬

以言成谎:

半夜的一点心情,没什么看的价值,只是想写出来。








>>>




【为什么乌鸦像写字台呢?】






>>>




我从未想过自己会喜欢这样一个人。他长得不出色五官不深邃声音不够磁性不扣人心弦身材也无法用圆润这个词,年龄也够大了,拼拼凑凑也掩盖不了快30的概念,学历也不是很好,老实说在知道他之前我听都没听过中国地质大学江城学院是什么学校,后来我一查,三本的独立学校。




我想在我不知道这个人之前,你把他放到人群中擦肿我的肩膀,我也对这个人丝毫印象都没有。在我对陌生人的概念里分好多,英俊的陌生人眼熟的陌生人有气质的陌生人身材好的陌生人,这么一个人形容出来只能归类到陌生人中的陌生人。他太普通了。




普通的好像偌大宇宙中一个小小的星系里的星球,司空见惯微乎其微。如果我是一个外星人绝不会停留在这颗星球上逛逛。但我想太阳对宇宙来说也是普通的,对我来说不一样。




陆夫人——陆夫人。




这个名字,这个人好像太阳。






>>>




老实说我不怎么打游戏,一度认为一下课就嚎着晚上组队打什么cf魔兽之类的同学是傻逼。我以前肯定有与生俱来的高冷感,对这种热热闹闹的东西不屑一顾。现在想想这种行为才极其二百五,自己好像一只踩着高跷的鸡,在鸡群里装模作样地把自己当成白鹤。




扯远了。




第一次看他的视频是在B站上。我当时不懂这个网站的魅力,只是偶尔打开鬼畜区图个乐子或者在首页看看什么听歌向的视频,不是爱好只是消遣。




当时是偶然看到玩过的《瘟疫公司》游戏的实况,我玩过为数不多的游戏里这算一个,带着一点点的骄傲心我就点了进去,知道了陆氏弗拉格综合症,知道了这个传染源神奇陆夫人。




好奇心能害死猫,我觉得要不是探索的好奇心我也不会开始一年多对这个人的恋慕。尽管我对他的初印象是“说好的御姐音呢?”




然后我开始看他的实况。从以撒到求生之路到300英雄,然后是各种外国游戏的demo演示。坦白说我一开始一点也看不懂,看下去的理由是这个人好像很有趣。




有些恋慕好像是一开始就注定的,你有不知道从何而来的途径去渐渐地喜欢上这个人。从感兴趣到习惯,从习惯到喜欢。




我开始去尝试打游戏,无奈实在是手有点残。以至到现在的层面也就是解密RPG游戏点点点,闲暇时以撒翻出来打一打。我对游戏还是没有很大的兴趣,看这些实况的出发点也只是为了这个操着东北口音的汉子。




上面说我以前不知道B站的魅力,坦白来说我现在也觉得B站就这样吧,对我来说的其余意义不过是新的片源上得比较快,我心心念念每天登陆的意义还在这个陆夫人身上。




12和B站的关系决裂我不是特别清楚,所以还特地去了12微博逛了一圈。我看到下面粉丝评论说12你不在B站我也不去啦,你在哪我就在哪。我想我也是,夫人在哪我就在哪。






>>>




有些事情不必多说,自己人都看得清楚。这里我是指xyl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提起的意义在于我想说我信任这个人,我好心疼他。




我很高兴夫人现在会生气会骂那些人了,因为这样我觉得他真实了更有血有肉了,但同时我更为他难受了。乱七八糟的心情,开心又难过,简单但复杂。




不想多说。




>>>




和朋友说我喜欢陆夫人,他说哦你看过他照片吗?我回答看过,他不语。




我知道他想说什么。




可我就是喜欢他。




我想跑到好几年前,在他还没有那么有名的时候。也许那时候的他会翻翻下面的评论。我写不出什么专业精彩的游戏评价,可能只是苍白的“请继续下去,我非常喜欢你。”


 


然而这就是我想说的全部话语。






>>>




【因为我喜欢你啊。】





很有用喔


M . I . O . N:

手枪绘制基础知识教程

棒棒哒


初五五五五:

初次见面李轩内心可爱的小九九~

只是脑洞,切勿当真

全职同人【轩策】命定际遇 2

李轩到蓝雨城的时候比预计早了两天加三个时辰,这也许是因为拉车的两匹都是公马,拿家里的小母马打了个赌,或者仅仅是因为要证明谁上谁下。

  总之他到了蓝雨城主府的时候非但没有人来接,连房间里都堆满了碎木头。勤勉努力的黄少天亲自开工想给他做个小木床,但因为某种微妙的不适,他做的第三个床脚刚好短了一寸。以至于他在喋喋不休该锯断两个还是做个新脚的时候,李轩已经到了。

  “今天大概是做不完你的床了,李小轩。”喻文州站在黄少身后,伸手安抚他炸毛的小剑圣。

  ”等一下城主,我记得我房间里本来就有床了吧?”

  黄少天从木头碴子里翻出冰雨剑,伸手把那个剑鞘丢在李轩房间靠北的墙头,显然他并没有用上内力,但墙头像虚空中央街徐大妈做的千层酥一样碎裂开来,露出挡板下脸盆大小的洞。

  “郑轩又干了桩蠢事,”黄少天低头研究地上的楔,”上个月雷霆发现了一个新的燧石矿洞,蓝雨为了给他研究新火药特地买了一车。他用那个城北的老炮的时候我已经觉得不对劲了,点火以后你猜怎么啦?那个炮整个被炸成了渣渣,火药全都从炮屁股后面发出去了,炸穿了他自己,瀚文和你的房子。还有更可气的一点,我的树被他炸了个大口子!!”

  李轩”……”

  比起房子,黄少天当然是更看中那棵与他朝夕共处多年的树。可惜修复植物的法术只有微草城主和他的亲传弟子做得到,这棵树可能要等到明年才能找回它的另一半。

  “要不你先去南天楼找羽策吧,他那里不愁吃住。况且我下一步要重点培养你二人搭档,多多相处是有很大裨益的。”喻文州掏出李轩的包裹——天知道他是怎么隔空取的物,归还在李轩手上。

  我严重怀疑你俩夫唱妇随是故意的。”李轩嘟囔着,伸手颠颠包袱,似乎是没有变轻。

  李轩上次在蓝雨常住还是向黄少天学艺的时候,十七岁芳龄,端的是没有一丝花花肠子。每天除了比剑就是比剑,恨不得晚上不睡也要修炼。后来来蓝雨城,杀人领钱无比顺利,不曾待过三天以上。在游荡了一整个对时之后,他发现自己只能靠问路达到目的地了。

  他挑选问路对象很是花了心思,那个不幸被选中的妹子不丑不美,怎么看都是路人甲的角色。但妹子连他话还没说完,就脸色骤变,脸红到了脖子根,抄起菜篮子就踉踉跄跄地跑了。

  一定是我长得太帅了,妹子不好意思啦。李轩摸了摸自己的脸。

  但他很快失望地发现自己想的太美好了,第二个被问的老妇人用一种看看偷了自家东西的狗的眼神瞅着他。李轩被盯得浑身发毛,默默挪开眼睛。好在厚道的大婶最终指了一条明路。

  好一条花团锦簇的街道,李轩在看到这份春光的同时就明白了什么,觉得那个大婶没有朝他吐唾沫已经仁慈的很了。他努力避开扎堆早早穿了夏装的年轻姑娘,向那座高大巍峨的雕楼走去。

  鉴于自己亲如兄弟的师傅做出的错误榜样,李轩对南风馆不曾抱有偏见,但仍然为自己搭档的身份震惊了一下下。

  我至少要再杀三十个嘉世城的将领,才能攒够钱看自己搭档一眼。李轩问完了管事,心里盘算了一下,险些哭出来。他认命地掏出一把拆纸刀,打算用最纯洁朴实的攀岩方式找到自己新搭档的房间。

  大意了呢羽策,杀完人不彻底洗干净,可是很容易被发现的。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落繁崖:

喻里:



薪九_长命百岁苏沐秋:



Astana:

  



   


岸芷汀兰森亦止: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全职同人 命定际遇 1《题目不确【主轩策】有喻黄,双花

  “轩子开门,蓝雨城来的信!”

  送信的老方人如其姓,下颌骨突兀地戳出,有如一块灰黄色的板砖。他浊质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手里浅粉色的信笺,露出不怀好意的笑:”百花谷的落梅笺,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啊,对这闺女好一点,少不了你好处。”

  “没准只是记不清情郎住址的傻姑娘。”李轩不动声色地回敬,拍上厚厚的门板。

  【四月十七 蓝雨南天楼 吴羽策】

  信尾缀着一条蓝鱼,在空气里使劲抽搐了一下,身体迅速发福,转眼间膨胀挤满了整张纸,把字迹吞得干干净净。

  典型的喻式慢一拍术法,缓慢精准,毁尸灭迹,居家旅行常备。

  李轩其人,土生土长于虚空县城,蓝雨城雇佣的杀手之一。身材一般,相貌中上,人品不详。尝学艺于蓝雨剑圣黄少天和微草快刀刘小别,习武较晚,天分过人。自幼修习奇门遁甲,一手鬼阵出神入化,即使是在天才众多的蓝雨,也能跻身一流高手之列。

  然而李轩偏偏出生虚空——一个政治地位复杂,人口素质低下的小城镇。知名度不为零的原因是被比他大二十二岁的厨娘追求了三个月。有时候死了一个人,大家都要过很久才听说,李轩学成后杀死过七八个名人,每一个都在联盟赫赫有名,可他在虚空仍然属于隔壁大哥的地位。

  最清楚李轩实力的,就是蓝雨城主喻文州——一个神奇的洞悉一切的可怕术士,他天生不能够集中全部精神吟唱法术。因此吟唱的速度比其它术士要慢。如果一对一与蓝雨副城主黄少天硬抗,他连黄少天十招都接不住。可这人偏偏稳坐城主宝座,有能耐让剑圣乖乖坐上自己的大腿,光明正大对蓝雨的全民偶像上下其手。用一句名人的话说:”他看上去杀不死任何人,却能让大多数人死在他面前。”

  也就是喻文州,看中了当时藉藉无名的李轩,并把他交给黄少天培养。然而他安排李轩与人合作,这还是第一次,李轩满怀期待。

  拿了把小银刀,李轩把信纸的边缘裁开,一张十两银票滑出,是喻文州斤斤计较后的路费和伙食费。倘若用任何正经的方式从虚空到蓝雨,那能剩下的银子能灌一囊烧刀子已经是万幸了。

  然而三天后,李轩给空中阁的御用车夫火锅里下了巴豆,光明正大坐上蓝雨首富左宸锐包养美人苏珊的马车。

  虚空坐落边疆,多的是胡人。苏珊就是个胡商与一名豆花妹生的混血儿。她和李轩见过的所有胡人一样棱角分明,不同与虚空女人的是胸前相当宏伟激荡。左宸锐显然好这一口,每年春天都会特地派人来虚空接苏珊去自己的府邸宴游三月。

  李轩和因为旅途遥远,兴趣泛泛的苏珊聊得投机,用一张比左宸锐像样得多的帅脸迅速博得了苏美人的好感,从而顺利将工作升级为包吃包住看美人的神仙差事。

  足足十两银子就这么省下了,足够过三个月酒足饭饱的糜烂日子。

  前提是要活着回来。

  李轩坐在马车前的木辙上,身子随着马屁股颠簸着,脑子里晕晕沉沉像是个万花筒。

  吴羽策,听名字就是个美人啊。


双鬼脑洞,有人有兴趣看的话就写

全职同人 【轩策】

  “轩子开门,蓝雨城来的信!”

  送信的老方人如其姓,下颌骨突兀地戳出,有如一块灰黄色的板砖。他浊质的眼睛上下打量着手里浅粉色的信笺,露出不怀好意的笑:”百花谷的落梅笺,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啊,对这闺女好一点,少不了你好处。”

  “没准只是记不清情郎住址的傻姑娘。”李轩不动声色地回敬,拍上厚厚的门板。

  【四月十七 蓝雨南天楼 吴羽策】

  信尾缀着一条蓝鱼,在空气里使劲抽搐了一下,身体迅速发福,转眼间膨胀挤满了整张纸,把字迹吞得干干净净。

  典型的喻式慢一拍术法,缓慢精准,毁尸灭迹,居家旅行常备。

  李轩其人,土生土长于虚空县城,蓝雨城雇佣的杀手之一。身材一般,相貌中上,人品不详。尝学艺于蓝雨剑圣黄少天和微草快刀刘小别,习武较晚,天分过人。自幼修习奇门遁甲,一手鬼阵出神入化,即使是在天才众多的蓝雨,也能跻身一流高手之列。

  然而李轩偏偏出生虚空——一个政治地位复杂,人口素质低下的小城镇。知名度不为零的原因是被比他大二十二岁的厨娘追求了三个月。有时候死了一个人,大家都要过很久才听说,李轩学成后杀死过七八个名人,每一个都在联盟赫赫有名,可他在虚空仍然属于隔壁大哥的地位。


【A01探灵记事】第一卷1

  我叫赵文鑫,是一个芸芸众生死宅萝莉控中毫无存在感的一笔,三流大学毕业的啃老青年。一天中大半的时间都用在刷贴吧上面。

  科技发达的现在,人们的兴趣也就愈发宽泛,我们这个贴吧就专门讨论阴阳风水,玄学卜卦。

  就像在二十一三体综合症人堆里放了个三本的学渣,他同样可以被尊为学神享受鲜花掌声。

  这里有很多探灵群级别很高的水妞,把这个群弄得鱼龙混杂,他们所谓的活动就是荒宅探险之类纯属瞎掰的娱乐。

  我的师傅海葬在群里学徒诸多,被几个爱看探灵小说,玩票性质的妹子当大仙来崇拜,整天大神大神的叫。 

  我那时候是个初入贴吧的菜鸟,受了个妹子推荐拜他为师。

  不久后我发现他的大部分话,只要在百度里辛苦点翻到第十页之后,就可以看见同卵双胞胎一样相似度的文字。我在心底里认为他不过是个“有文化”的混混。

  从此我对这个师傅置若罔闻,只是偶尔收一下他给我的”有素质有文化”的资料而已。

  真正让我和师傅熟识的是在半年前,我家那块有户人家不知招惹了什么鬼神,先是大儿子在车祸里受了重伤,好容易捡回一条命,但下半生怕是废了。其后老母亲不知道在洗澡间里看到了什么,脚下一滑,头就磕到了台盆,躺在医院至今没醒过来。

  我把这件事当成了贴吧里的谈资,可向来游手好闲的师傅居然主动联系我,约我见面,叫我把这事的始末相告。

  开始我有些担心,后来想想都是大男人,既骗不了财,也骗不到色,便与他约在一个处于区交接处的酒店。


  我开车来到了与师傅约定的饭店。它位于高速公路的边缘,隐藏在休息站的身后一座工厂型白板房里头。这店大的可怕,一半是成套的桌椅,一半是个一米高的礼台,布置简朴大方。室内也听不见厨房锅碗瓢盆的脆响,表现出店主的严谨讲究。

  师傅像他自己短信里说的那样,坐在靠右的一个小圆桌边。他穿了一身浅灰蓝的运动服,旁边座椅上摞了个半人高的登山包。

  他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了,但看起来不过三十岁出头。比我这个刚到二十岁,却邋里邋遢,弄的像三十多岁老家伙的人好多了。

  “赵文鑫是吧,”他一看见我便凭直觉认出来,从兜里掏出一包软中华,给我点上一支。

  我连忙摆手说:不抽,他笑了两声也不说话。他的声音低哑磁性,却让我感觉怪怪的。

  在我看来,他并不算外貌气质出众,却能够释放出一种独特的人格魅力。如果硬要拿他和什么人比,我觉得他的这种特性和和那些历史上的领导人才很像。不怒自威的表情有一股能使人拜服的魔力。

   原本以为是我两人的聚会,然而陆陆续续的人群走过,个个向我师傅点头示意,我才知道这是群里的专家聚会。这次过来的还有不少师傅的其他网友,甚至有什么名牌大学的博士生和知名公司的白领。

  那些还是大学生模样的,一个个简直把学霸二字写在脸上。他们穿着抹布状的衣服,戴了厚厚的眼镜,手里拿着砖头小书,密密麻麻都是我读不懂的文字。一个男孩子正拆卸着手里的机械钟,另一个姑娘的包包上挂了两排试管,每根里头的液体颜色均不同,有的还在冒新鲜的气泡。一打听才知道,这里面还真有不少是涉及物理、化学、工科的理科学霸。

  实在是令我汗颜,没想到这群理科天才也对灵异玄学来了兴趣。

  还有几个妹子的来历也不小,听说有一个妹子是世界上知名的门萨俱乐部(一个高智商才能进的俱乐部)的成员。

  这群人简直是变态啊,了解以后,我战战兢兢缩在角落里,实在是自惭形秽。倒是师父海葬,和这群白云在一起时,却像个老教授似的仍旧威严不减,让我佩服不已。

  接连不断的打击在我从角落随手翻开的菜单上得以继续,我摊开的那页是瓜果拼盘——普通饭店里随菜附赠的不值钱玩意。然而那盘怎么看怎么普通的东西,居然要花上我这个月1/4的工资……

  “海大师,上次我和你说的那个美国NASA关于在火星上找到中国小篆的事情,我非常感兴趣,你觉得如何?” 一个估摸着只有二十左右端正清秀的小青年笑显摆似的问道。

   “哈哈,火星上的事情我可管不了。不过呢,这人世间的事情我海葬是最清楚不过的。”师父蛋定地笑了笑道。

   “海大师真是幽默,”一个女孩子坐到了师傅身边:“海大师,这是我闺蜜,叫郁绫子。你可别小看她,人家可是世界闻名的门萨俱乐部的成员。”

  我抬头看见被从人堆里拽出来的郁绫子。她是个高中生年纪的漂亮女孩,穿着白衬衫黑色长裙的简单打扮,看上去沉稳安静。

  “哦,那真是我的荣幸了。”师父拿了酒杯就要敬酒。

  “不了,酒会让脑子不清楚。海大师太客气了,我不过是比人家更努力些而已。”郁绫子的语气平淡,稍显冷硬。

   和这些人在一起,我实在是有点无地自容,真想打个地洞钻进去算了。

   “唉,这位朋友是新来的吧?”刚刚那个被师傅婉约屏蔽的青年注意到了我,瞬间众人的目光统统移向了我。

  “朋友,你是哪个名牌大学的高材生,还是在哪里高就啊?”一个西装革履的白领问道。也许他并没有什么恶意,却弄得我生吞枣核一样不舒服。我心中暗骂混蛋,不过还是装成一副挺有逼格的样子,想着要给自己编个合适的身份。

  “老张,你查户口呢?”旁边郁绫子的闺蜜看到我的窘境,连忙打起了圆场。

  “我也就随便问问嘛!万一是混进来的外头人就麻烦了。”

  “他以后就是我徒弟了,”师父说道。

  “海大师的徒弟? 海大师你不够意思啊,我和你认识好几年了,你乍没收我做徒弟啊。”

   大家七嘴八舌的好不热闹,很快把我落在一边。我在一边默默听着。越了解,我就越震惊。原来海葬,海大师,还是留洋大学的博士生,他大学主修的是物理学。回国却开始研究文学写小说。真是造化弄人,海葬竟然在三十岁以后,改研究玄学了。不过他在玄学这方面的造诣也是极其了得,不像我想的那么层次低。没想到平时在网上为人低调的师父,竟然有那么大的来历。

  眼见得他们东一句西一句,我当时的话题一直不曾被提及。我忍不住耳语“海大师,那个,我上次请教你的事情。”

  没想到郁绫子耳朵特别尖,先海大师一步听到那句话。她伸手拽拽我的袖子:“喂大叔,什么事啊?“

  正因为被叫成大叔而懊恼,周围人已经在我周围围成一个大圈。于是我只得将我同新村那户人家最近发生的一系列霉事,再一次阐释一次。

  旁边的那些学霸们一个个都听的很认真,不少人从包里翻出小本本,拿出笔记了起来。

  “我的猜想是那个儿子应该是被强制换灵。他车祸关头灵魂出窍,正好有一新死小鬼攀上他的身体,形成了两魂一体的现象。我估计他母亲是看到了俩个灵魂争吵的景象,其中一魂想要将她杀死,而另一魂阻止。那个老太太被吓到摔倒了吧。”郁绫子提出了她的看法。

  “由于事情的概型不全,具体我也不好说。你带我去他们家看看我才能下结论。”师父拿着酒杯摇晃了以下。似乎这样的事情,他老人家见的多了。

  “海大师,上次我和你说的。用玄学的力来制造永动机的想法,你觉得怎么样?”牛皮筋小伙子问道。

  我心想,这家伙是够想象力丰富的,玄学都能和永动机扯上了。

  “在物理上看这个问题是没有可实行的可能性,但是把阴阳之力转化为牛顿力的可能,我好多年前就在研究了。”

  “哦?”一众天才瞬间被激起了兴趣。

  “我尝试过很多方法来用那种力来制造永动机。但很遗憾,至今为止不曾有进展。”师父摊开手叹道。

  大家又交流了一段时间,便各自离席了。我装着很有逼格的模样和其中几个学霸相谈甚欢,不着痕迹的骗到了他们的电话和QQ,准备找个时间去蹭吃蹭喝。等万一他们成名了,有个幌子占小方便。

  “小赵啊,你的事情我会放在心里的,过两天我就你一起去看看,”师父喝了不少酒,脸都是醺红的,话明显多了一些。

  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我也开车回了家。这趟聚会绝对收获不浅,尤其是能和几个妹子深交一下。唯一的遗憾是郁绫子似乎把我平庸猥琐的本质看穿了,之后不曾搭理我。

  之后的一段时间,我和师父的关系似乎到了一个新高峰。关于我们同新村小区邻居那件事情,也很快顺利解决。

  具体的原因,与郁绫子的推测很是相符,那个残疾男子实在受不住双重打击,用一把水果刀割腕自杀了。之后老母亲奇迹般的醒来,却毕竟躺的太久脑子不清醒了,被表妹送进了养老院。不算是大团圆,但总算是尘埃落定了。